Lily

【西伊】十次西索想杀伊路米,一次他没有(0)

🃏📍:


原著向/接西vs团的那一战


HE保证  


中篇3-4天一更  


私设如山/ooc

Chapter 0



这就是你找死了呢。


西索提着库哔的头出去,刚好对上了正回头张望的侠客。西索舔掉嘴边库哔的血,以堪称礼貌的微笑回应侠客的视线,顺手把他同伴的头扔了过去。


冲击力很大,不知是库哔的死亡还是他的头正向自己飞来更让侠客震惊,他被撞的腹部凹陷,倒飞出去好几米。西索没等侠客回神,就给了他头部致命一击。


玛奇从“伸缩自如的爱”中挣脱后,现场只剩下了侠客孤独的身体荡着秋千,最终还是变成了和他念能力一样的破布娃娃。


西索要让旅团的所有人都尝到死亡的滋味。


玛奇除了焚烧内脏的愤怒,还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结束了?”伊路米接过西索递来的酒杯,眼睛停留在窗外,那里正有两个醉汉胡乱的交手,错位的拳头看起来就像杂耍的小丑,被“伸缩自如的爱”控制的提线木偶。


“怎么,你没去看我?伊路? ”


“没钱。”


“哦——”


伊路米侧过头,借着酒吧昏黄的灯光,西索暴露在光照下的半张脸连划痕都看不见。再向下,喉结、锁骨和半露的胸肌全都光滑得快要反光,所以伊路米的眼神在撕裂的上衣停留了一瞬。


西索的目光也没有放开伊路米。准确的说,从刚进门,西索就用目光就死死围堵着伊路米,想让伊路米喘不过气,最好能毫无知觉的淹没在他铺好的沼泽中,以最优美的姿态窒息而亡,永远成为自己眼中、脑海中那个毫无瑕疵的黑发背影。


他知道敏锐如伊路米,一定已经发现自己用“轻薄的假象”隐藏的事实,就像他刚踏进这个陌生的酒吧就能第一时间找到对方一样。他也欣慰聪明如伊路米,对这件事只字未提。


西索知道这多半是自作多情,伊路米可能只是懒得提问,因为他向来在过程和结果中只会选择后者。即使如此,西索脑海中充斥的也是在这里、立刻把这个善解人意的伊路米变成自己的所有物、等待被自己裁决的猎物,不允许再出现在别人面前。这种仿佛要把他撑爆的欲望比他见到青涩果实时还要强烈。


“西索,收回你的杀气。”伊路米盯着面前的酒杯,冰块融化发出清脆的碰撞声,琥珀色的酒液变得更加通透,但顺着杯壁流下的水汽依旧被灯光染得像血,没有感觉到西索的任何变化,伊路米又敲了敲桌子,“啊太好了,看来库洛洛还活着,不然要是少一个慷慨的客户我可要头疼很久。”


“嗯......那你可要好好珍惜了,”西索努力忽视被“太好了”这句话点燃的不爽,“因为我早晚会杀掉他。”


伊路米再次用认真的目光盯着西索,纯黑色的眼睛里能倒映出窗外五彩斑斓的霓虹灯,也能吞噬酒吧内让人昏昏欲睡的黑暗。


西索几乎能看见伊路米的眼睛在为它们的主人做着最精密的计算,两个客户间的权衡。他一点都不着急,反而借机惬意的享受着伊路米的视线。不得不说,伊路米不愧是操作系的高手,光靠一双专注的眼睛就能让西索觉得自己是他眼中的唯一。西索很想把他黑亮的双眼据为己有,天天当自己的镜子。


“如果是西索的话,没办法了。”果然伊路米的决定从没让西索失望过,“不过,你要补上我的损失费。”


“嗯,好啊,不如伊路再帮我做件事吧?”西索勾起伊路米耳边的长发,冲着露出的耳垂吹了口气。


“另外收费。”伊路米依旧歪头看这西索,对耳边调皮的手指置之不理。


“当然可以,不给我点优惠吗?”


西索让伊路米的头发在自己的指间缠绕又滑落,偶尔触碰到的皮肤刺激着他的神经末梢,顺着手臂流淌进刚才被念唤醒的心脏,给它增加工作的动力。或许增加的有些过头了。


“这个我不能保证,最近的工作也不少,西索你先说内容?”


“情报收集。我要所有蜘蛛的所在位置。”


伊路米很不满。虽然伊路米的情绪几乎不会外露,西索还是每次都能准确的抓到任何细微的波动,就像刚才挑了不到一毫米的眉尖。


西索致力于寻找伊路米脸上的生动,如今已经练得炉火纯青。


“嘿,伊路,放轻松,不会占用你太多时间的,你懂的,工作之余留意一下,看见了告诉我一声就好,怎么样?”


“你肯定会因为各种工作到世界各地,到时候随意看看就行了,不麻烦吧?”


伊路米这回是真的看不懂西索了。他能看出跟库洛洛的决斗没有向西索预期的方向发展,甚至知道西索因为这次战斗受了不小的刺激,这个刺激从今天伊路米见到西索的第一面起就感觉出了。比如西索没用念力修补的衣服,再比如西索的杀气简直是沸腾的开水,翻滚着扑面而来,引来好几个实力还行的客人似有似无的观察,随时准备暴起攻击。


随着西索的靠近,溢出来的蒸汽带着灼烧的热度包裹着伊路米,让他一度以为西索把对库洛洛的杀意转移到了自己身上,却出乎意料的没有感觉到任何尖锐的攻击性,不像是油锅中飞溅的油滴,反而像温度过高的桑拿。


但显然,西索的情绪处于随时崩塌的边缘。想要猎杀整个旅团?只能让伊路米觉得西索疯了。至于一网打尽?比以前疯得更彻底。


想不通就不想了,他尽量留意蜘蛛单独行动的踪迹就好,虽然这几乎不可能。伊路米转头喝了口西索拿过来的朗姆酒,里面的冰块已经融化的只剩薄薄的碎片,随着微甜的酒划过他的嗓子,冰凉的像西索徘徊在他耳边的指尖。


“确实不麻烦,那这样吧,一人一千万戒尼。”


“好呀,伊路说什么都可以。”


只要你在任何任务中都时刻想着我就好。


西索自顾自的碰了碰伊路米的酒杯,一饮而尽。龙舌兰的清冽瞬间席卷了他的唇舌,直直洞穿心肺,在疯狂跳动的心脏上加了另一把火。


“我要走了,今晚有工作。”伊路米晃着手中的酒杯,让最后的冰块残渣和酒精融为一体,最终只是小酌一口,把剩下的放回桌上准备起身,“西索……”


伊路米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看见西索把他的酒杯转了一个方向拿到眼前,先是舔了一下他嘴唇刚碰过的位置,然后就着那里把杯中剩下的朗姆酒喝光,最后意犹未尽的卷走残留在杯沿的液滴。全程西索都微眯着眼睛注视着伊路米,甚至故意发出了吞咽的声音。


对比留在唾液中龙舌兰的清苦,朗姆的甘甜更胜一筹。西索觉得像极了每次狩猎,被血染红后猎物散发出的甜腥味,平复着他兴奋到颤抖的身体,也捂热了他血液无法抵达的冰冷指尖。


西索曾经嘲笑过伊路米身为杀手,竟然喝酒都要选择口味偏甜的金朗姆,在他坏心眼的把酒换成龙舌兰后,对方却也面无表情的接受了,当时西索还得意他对伊路米产生的影响有多深。


但此时,西索承认朗姆的味道比龙舌兰勾人太多。


“西索,我有消息联络你。”伊路米没有被西索的动作影响,转身离开了酒吧,风铃在他身后叮当作响。


他早就习惯了西索的诡异举动,变化系他了解的够多了,更何况一个刚经受过不知什么打击的变化系。他还记得奇犽在小杰受伤后的爆发,都能把自己的念针去除,变化系的人都这样,难以捉摸又潜力无穷。伊路米只希望今晚的酒醒后,西索能恢复常态,他不想失去难得的合作伙伴和聊天对象。




伊路米的身影从视野中消失后,西索悄然跟了出去。夏夜的风迎面打在脸上,也有微凉的触感,残留在西索心肺间的热度随风消散,从他唇边溜走。西索为了和库洛洛的战斗有段时间没和伊路米联系了,如今连他的目标是谁都不知道。


伊路米今晚从未解除过“绝”,也就是说他的刺杀对象是念能力者。西索推测伊路米一定在从酒吧到天空斗技场这之间的五个街区内。


仔细想想,幻影旅团有四人都因为自己出现在天空斗技场,稍有权势的人都不会放过这绝佳的刺杀机会,在这样的混乱中,那群黑手党能安静才怪。即将转醒的猛兽肯定迫不及待的要开始打磨他们的爪牙——新的十阴兽已经开始出动,而作为原十老头刺杀者的伊路米……西索加大了步伐。


伊路米的身影出现又消失不过在喘息间,西索怀疑他因消耗过度而产生了幻觉。


西索停在伊路米消失的街道边,发现了一个漆黑的小巷,周围飘着他熟悉的气息。这里的环境让西索警惕,来回的行人竟都没有一人注意到他,即使他因为念力不足而变得越发诡异的步子也没能引来别人的目光。


从西索迈进小巷的一瞬间,他就知道自己完了。


被迫进入“绝”的状态后,他的脸变回了烧焦的骷髅,断手和断脚都无法支撑他的正常行动。但好在这并没有阻碍他的前进,因为下一秒他就被传送到了一个阴暗潮湿的房间,厚重的锁链把他捆得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西索在与库洛洛的战斗中都未处在这样被动的状态下,尤其在看见角落里蜷缩的黑发身影后,滔天的愤怒和恐惧在他体内叫嚣,他宁可再次死在库洛洛手中。


周围的黑影在说着什么,西索无心分辨,伊路米的背影看起来不像是还有呼吸的样子。他想起身查看,他不相信杀手会这样离开。


但如果是真的,西索一定会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付出代价,如果他能有办法的话。


现实很残酷。


和库洛洛的战斗不仅磨掉了西索大部分念力,还拔去了他曾经引以为傲的自信。现在,站在自己身边最久的人生死未卜,而他却在苟延残喘,匍匐在敌人脚下。


“没想到吧,和幻影旅团勾结的后果就是这样!”


西索被抬起下巴迎向脸藏在阴影中的人,甚至连他们的声音都强迫似的灌进他的耳朵,他从未如此想念过伊路米古井无波的话语,哪怕是个“啊”字都来的像天籁。


下巴上的伤口没有了念力的阻止又开始渗血,被玛奇马马虎虎缝了几针的喉咙仿佛火烧,西索还是在被迫听着看不清的人说话。


“即使是揍敌客又怎样,在绝对的人数面前,再高超的技巧也是徒劳。”


“别以为我们和之前的那几个杂碎一样,四对一都能葬送在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偷手里,丢人。”


禁锢着西索下巴的手越来越用力,终于“咔嚓”一声,把他的下颚骨捏出了裂痕。西索想问的话还是没能问出口,他现在连面对着伊路米看他最后一眼都得不到。


“我没听说揍敌客还有这种走狗,看这伤不像是寻常打斗能造成的。”


“我今天看了,他今天跟他们团长在斗技场内斗了一场,估计那个自大的小子以为他这位团员已经死了吧。”


“还要谢谢强盗头子,他这样我们不用动手,扔在这就活不了。”


“诶,别。忘了上面的要求吗?有关系者,杀无赦。我们要带上他俩的头上路。”


西索无法说话,从嗓子中挤出了几个音节,用不知哪来的力气试图阻止他们分割伊路米的身体,但也只是让锁链发出了碰撞声而已,哦该死的,耳边还有不怀好意的嘲笑。


西索看着三个黑影像对待垃圾一样把伊路米的身体提起扔到他面前。


呵,刚才的愿望现在就实现了,现在他转过头还来得及吗。


伊路米乌黑的猫眼无神的对着西索,还是像它们主人生前那样清晰的倒映着他的脸,只是现在自己面目全非,下半张脸甚至血肉模糊,露出的骨头碎片给没了焦点的黑眸点缀上惨白的光点,闪动着仿佛有了生气,让西索还能用最后的时间自欺欺人的跟伊路米道别,他甚至还在伊路米的眼角看到晕出的一点温柔。


西索自嘲的露出比恶鬼还难看的笑,不敢看伊路米身上的其他地方,只继续放肆的想把这张已经刻在心里的脸描绘的更加生动,即使死后变成了一堆骨头也要第一时间找到他。


反正他们肯定都会下地狱的。


“看够了?嗤……你们俩不会是恋人吧。”


话音刚落,西索就在刀光落下的同时偏过了头。




-TBC-



评论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