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

【宇智波攻多件套】焚身以火2(史密斯夫妇AU)

花皮豆腐:

全员OOC


带全家玩


CP是斑柱、佐鸣、带卡、鼬止、泉扉


斑柱主CP,=L=其他CP的戏份全部随机掉落








火影小组里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定位。


 


失去千手柱间,小组群龙无首;失去千手扉间,则会乱成一锅粥,这也导致了在敌人乃至政客口中卑劣无比的特工千手扉间事实上在小组里的外号叫做稳定器。无论发生任何事,他永远都属于有后备计划的那个,如果他都没有计划了,那基本上就代表着鸣人该有点出人意料的行动了。


 


千手扉间没有什么私人感情,不过这并不代表他没有稳定的私人性生活,这五个字无论怎么断句都可以。


 


他有一段稳定却不必维持跟发展的关系,简单来讲,就是有个很不错的炮友。


 


文学上有个比较曼妙的词汇,简单称呼他跟泉奈的关系,叫做“露水姻缘”。当然这个词汇不算太准确,因为他们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直至如今,局子里喜欢拿千手扉间的私下关系拿来打赌,发起人就是千手柱间,令人惊讶的是局子里几乎有大半的人认为千手扉间至今还是个处男。


 


千手扉间的确偶尔会表现的像是个铁处女,但他表现的那部分在于刑具的残忍上面,而不是处女这两个字上。


 


最开始的时候多多少少有点尴尬,毕竟千手扉间跟宇智波泉奈并不算很合得来的一对,他们的性格不同,习惯也不一样,然而这档子事毕竟不是谈情说爱,身体上契合足以满足绝大需求,而且宇智波泉奈只是个普通的裁缝店老板,纯天然无害。


 


千手扉间也懒得换个人。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宇智波泉奈还没睡醒,千手扉间系着衬衫扣子时若有所思的琢磨着要不要问问这位“伙伴”的姓氏,最近生活里莫名其妙的出现一大堆宇智波实在让人毛骨悚然,而至今他只知道这位手艺精湛的年轻裁缝名叫泉奈,鬼知道这是不是他的真名。


 


毕竟这年头连裁缝都有代号了。


 


算了,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


 


千手扉间系袖扣时抛掉了这个无聊的想法,然后毫不犹豫的抽走了宇智波泉奈那条新领带,抓上外套就出门了。


 


他等会有个会议,而宇智波泉奈的审美跟那些见鬼的议员相当合得来。


 


宇智波泉奈其实早醒了,他对自己的领带被拿走压根毫无反应,尽管千手扉间的审美跟他南辕北辙,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的把那条像是性冷淡才会用的领带系在了自己脖子上,漫不经心的套着裤子。


 


世人生来就是为了受苦的,打小时候跟着宇智波斑摸枪那会儿开始,宇智波泉奈就隐隐约约意识到正常人所需要的爱情跟婚姻,都是遥不可及的美梦。


 


他不怎么评价宇智波斑的热情,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在赞同。


 


建立在谎言上的婚姻迟早会坍塌,他的亲哥哥这会儿兴头正盛,任何人的规劝都听不进去。宇智波泉奈努力的拔着裤腿,然后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反正再怎么样都比他强:好歹那位千手教授愿意跟哥哥试一试。


 


而在泉奈跟扉间之间,他需要爱,后者只想要做。


 


要是扉间知道他除了裁缝这个身份还兼职雇佣兵的话,这个混蛋研究员铁定二话不说就断掉两个人之间的所有联系,免得惹上任何毫无必要的麻烦。宇智波泉奈实在太了解这个男人了,薄情寡义,冷酷理智,除了晚上特定的那几个小时,死神都比他温柔的多。


 


如果宇智波泉奈不想这段关系立刻完蛋,最好还是别暴露。


 


不管是泉奈喜欢扉间这件事,还是泉奈是个雇佣兵这事儿。


 


一旦有一个环节出错,对方绝对会毫不犹豫的结束这一切。


 


…………


 


宇智波止水是宇智波这个家族里少数的异类。


 


所有人都不太确定这跟宇智波止水在大学时选修了哲学有没有一定关系,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尤其是对于宇智波鼬而言。众人被摁在座位上,乏味的听着宇智波斑慷慨激昂的倾诉着一遍又一遍他跟千手柱间的相遇,像是什么狗血老梗的故事里跑出来的一见钟情,除了宇智波止水以外,众人兴致缺缺。


 


在小本子上写写画画的宇智波止水最终委婉的规劝:“这是个好想法,但是最好让它停止在想法上。”


 


宇智波斑静静的看着他,说不上是想听从这句劝告,还是想送宇智波止水几轮玩心的俄罗斯转盘。最终这位宇智波家族里的领袖只是耸了耸肩,丢下一封雪白的信封,给他们几个人布置了任务,然后迈着轻快的步子往外去了。


 


接下来并没有约会的宇智波佐助揉着颧骨上的淤青,若有所思的抖了抖手上的照片。


 


猿飞日斩。


 


人与人之间的想法并不相同,宇智波斑并非对幼弟的不赞许毫无感觉,也不是不明白止水的忧虑跟考量,只不过这一切对他而言都没有任何问题。除开雇佣兵这个身份,再除开他能杀人以外,宇智波斑并不认为自己跟其他人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泉奈总是太过温柔,又或者说是考虑的过多,喜欢周密到绝不出错的计划,可宇智波斑从不如此,百密一疏,世上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彻底完美。


 


柱间除外。


 


宇智波斑换了件夹克赴约,上了保险的枪在他怀中偎得温热,新鲜出炉的身份躺在口袋的钱包当中,手机里存满了另一个“宇智波斑”的人生,他自信的抬头看向正在喝咖啡等待的千手柱间,不动声色的拉开了椅子。


 


他更喜欢,趁胜追击。


 


只要结局圆满,过程有什么关系。



评论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