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

【柱斑】重逢 番外:归<完>

moxiruoling:

  目录


  《归》


  


  宇智波斑感到久违的轻松,像是放下什么重担一般,被压的紧绷的肩膀舒展开来,呼入肺腑的空气亦变得沁人心脾,站在高处远目看去,视界里一片青葱苍绿,令人心魂一荡。


  他知道这是什么缘故。


  因为按照“历史的轨迹”,此时此刻,他本应该离开木叶、离开千手柱间,孤身在外,为了那个荒谬的、梦一样的理想独自努力,然后慢慢研究被设定好的错误的路线,在崎岖小道上愈行愈远。


  他和命运线偏离的太远了,时间每过去一秒,那种拉扯的力道就越发强烈,冥冥中的意志不愿意让世界的轨道走上另一条路,那种曝露在天光下、仿佛举世皆敌的感觉令人不由自主的心惊肉跳。


  ……才十多天!


  开启轮回眼之前这种感觉影影绰绰,并不明显,而且有虚妄感作祟,宇智波斑并不能分辨清楚,那始终如同跗骨之蛆一般挥之不去的阴影到底是什么,但等轮回眼开启,看透时间线和空间线,他才终于发现那种牵引的力量来自何处!


  每个人的选择看似自由,却总是囿于一个圆圈内,大一点的尚可发挥一二,小一点的转圜艰难,实际上只有一个结果。


  有形有质的存在可以被击败,那无形无质的呢?


  宇智波斑在回到过去后,第一次感到棘手,他当然不愿意重蹈覆辙,难道因为所谓的天命,他就要循规蹈矩、兢兢业业的再把过去经过的路重新走上一遍?


  他的骄傲不允许。


  宇智波决定试探,在不改变大势的情况下,撕扯那所谓的命中注定,动摇它的统治,让这个如同天罗地网的东西露出破绽!


   


  一切纷扰思绪都在开启轮回眼的那一瞬间尘埃落定。


  人的思维快的不可思议,电光火石间就能转过成百上千个念头,甚至更多。宇智波斑果断作出决定,他大略分辨出哪些属于不可抗拒的“结果”后,便眼睁睁的看着千手柱间在他怀里沉睡。


  这种感觉……也算是感同身受吧。


  但并没有记忆中那样痛苦,因为宇智波斑知道,凤凰浴火才能重生,而千手柱间重新归来,就是单纯的千手柱间了,不再是什么人的查克拉转世,也不再是命运手中的“提线木偶”。


  死而复生,就等于斩断了那根预先设定好的线。


  只可惜这个方法对宇智波斑不管用,捆住他的线格外难缠也格外坚韧,和他的记忆、思维、精神等等混合在一起,斩断它就意味着抛弃过去。


  宇智波斑准备先去试试心中的一个想法,之后再离开村子,去整个大陆游历,一边顺应命运的力道,一边和对方对抗。


  当初的秽土转生实验,无法召唤出宇智波泉奈,宇智波斑判定是因为弟弟已经转世、灵魂不在净土的缘故,再加上惊扰亡者,并非好事,他后来放弃了和千手扉间继续研究,任由千手柱间将之列为禁术封存。


  但现在……宇智波斑心底的私念又在蠢蠢欲动。


  如果用轮回眼的力量,会不会成功呢?宇智波泉奈,真的已经转世了吗?所谓的轮回天生,复活的到底是什么?净土的存在,为何会允许轮回天生夺取灵魂?


  ……太多太多的疑问在宇智波斑心底盘旋。


  他决定试上一试!


   


  黑绝又缩小了一大块,残余的黑色物质已经不成人形,在结界内蠕动着,却仍是生机勃勃,这种顽强的生命力,令宇智波斑为之侧目。


  但很快,他的注意力就分散开,一半给千手柱间,一半给宇智波泉奈。


  爱人的气息平和稳定,再加上仙人体的恢复力,不会有任何问题。宇智波斑半颗心放松,又把全部注意力放到弟弟身上。


  面容清秀的青年一如死去那年,安静的躺在地上。宇智波斑压抑着心情靠近,他审视的目光流连在弟弟身上,轮回天生的力量让这具身体恢复到巅峰时期,除了没有写轮眼之外,一切都安好如初。


  突兀发了会呆,宇智波斑瞅到宇智波泉奈的手指动了动,似乎快要清醒。他下意识让弟弟重新睡了过去,这才犹豫着把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泉奈安顿在同居的房间内。


  近乡情更怯。


  宇智波斑莫名的有些恐惧,做出决定前的勇气消散一空,他颤抖着摸了摸宇智波泉奈的脸,又侧耳倾听对方的呼吸声和心跳声,好半晌才终止这种愚蠢的举动。


  轮回天生从虚空中拽出了宇智波泉奈的灵魂,这证明弟弟并未转世。


  宇智波斑想不明白,既然如此的话,那为什么当初的秽土转生会失败?难道千手扉间不愿意宇智波再多一战力,故意暗中作梗?


  他和千手扉间的关系本就不好,在那次实验失败后更是急转直下。


  宇智波斑忽然发现一点细节,似乎对自己的特意针对,也是由此开始。


   


  没有负担的从宇智波的眼库里给弟弟挑了一双血缘相近的写轮眼,宇智波斑把密封的瓷罐以及半死不活的黑绝放在千手柱间旁边,他留下一封短信后便飘然离去。


  只要宇智波泉奈安好就足够,宇智波斑目前还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面对弟弟,当初保护的承诺已经在事实面前苍白无力,他和千手柱间的联手、以及结婚,都是对宇智波泉奈遗愿的背叛。


  再加上命运线的影响,宇智波斑无声无息的出现,又无声无息的消失,他想让弟弟亲眼看看木叶村,亲身经历一番自己和千手柱间打造的短暂和平,等对方从满是硝烟的战火中清醒,大概就不会那么偏执了。


  战争年代的忍者,其实都渴望着和平,宇智波泉奈也不例外,他只是不信任千手罢了。


   


  宇智波斑去了很多地方,不再以被雇佣者的身份。


  心情不同,看风景的感觉也不一样。


  他知道千手柱间在收集自己的情报,所以有时候会故意露出行踪,好让对方能够得到一些安慰。偶尔的,他也可以听到千手柱间的消息,对方一反常态、大张旗鼓的出席各种活动,用模棱两可的话语一边外交,一边隐晦的向他表达思念之意。


  宇智波斑啼笑皆非,这个家伙太会玩了!对不清楚内情的人来说,初代火影的一举一动都合乎礼仪规范,没有可以挑剔的地方,但传到宇智波斑耳中,他就立刻明白对方言辞下的第二重意思。


  宇智波泉奈的消息不多,但都足够重磅。比方说弟弟大打出手,暴力镇压不服,重新取得宇智波副族长之位,然后把族长之位空着——他大概是觉得已经舍弃了宇智波斑的族人不够资格再让哥哥回来担当族长,但除了哥哥,其他人也不配,所以就空着。


  再比如说宇智波泉奈和千手扉间起了争执,把木叶村搅得鸡飞狗跳,然后千手的二把手就负气离开,跑老远去做任务——这逻辑不太对,宇智波斑暗中猜测可能有千手柱间的照拂,所以委屈的千手扉间只能来个眼不见为净,免得大哥总是偏向非亲弟弟,给他小鞋穿。


  这些有意无意听到的故事,是旅途中的一大乐事,宇智波斑虽然身在村外,却总是有些感情牵绊着他,令他的心停留在原处。


   


  一年多的时间匆匆过去,困扰着宇智波斑的问题迎刃而解。


  那些记忆中的画面被他亲手擦去,每到一处地方,宇智波斑稍作停留,就会毫不留念的将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存在抹去。他被数十年记忆困住的精神、灵魂在不断的擦洗下,像是重新打磨的铜镜一般焕发出新的光彩。


  他眼神中暮气沉沉的沧桑迹象渐渐褪去,一颗被滚滚泥沙裹挟的明珠重见天日,在这个世界熠熠生辉——那是属于木叶九年的宇智波斑!


   


  宇智波斑脚底生风,他有些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要离开木叶村那么久。


  但他隐约记得,自己和千手柱间有个约定,因此在回到村子前,他特意跑到火、雷、土三国战场,兴致勃勃的让三国忍者和平民,见识了一番什么叫做神的力量。


  面对被陨石肆虐过的战场,三国噤若寒蝉,打的激烈的战争匆匆终止,笼罩在大陆上空的战火阴云被暴力挥散,重新露出晴空。


   


  草地上满是散落的衣服。


  慢慢平复呼吸的两个人并肩躺着,抬头看着秋阳,享受着难得的安静。


  “不会再走了吧?”千手柱间突然开口,他挽着身边男人的胳膊,用臂弯将对方锁住。


  “不会。”宇智波斑干脆的道,记忆里的小麻烦都解决掉了,剩下的不需要在外漂泊,他侧过脑袋,把鼻端蹭过千手柱间的脸颊,然后枕着柔顺汗湿的长发,笑着道:“剩下的时间,都分给你和泉奈。”


  千手柱间控制不住的露出傻乎乎的笑,追逐了大半辈子那么久,他终于得到了宇智波斑愿意留下的承诺。


  爱情对他们的约束并不大,唯有长久的相伴,才是心意相通的真正归宿。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惟愿良辰与共、地久天长。


   


  ——end——




  PS:番外补完,把一些大家不明白的点补充一下。以及并没有恢复更新,只是不想留个尾巴23333


  有个点番外里没有明说,但大家应该都猜得到,泉奈的事,当初是黑绝作梗,正文最后,聚聚的态度已经变了(虽然还是那么恶劣hhh)

评论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