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

【柱斑】重逢 22

moxiruoling:

  目录


  22


   


  千手柱间很明智的保持安静。


  身体变换的感觉有点像是被装进木头盒子,束手束脚的。往常轻而易举可以达成的动作此时都变得艰难起来,仿佛陷入流沙之中,莫名的约束力度牵制着他的行动,让一切行为事倍功半。


  再加上永恒万花筒关闭,套着宇智波斑壳子的千手柱间,武力值立刻下降到接近零的地步,他自然不会轻举妄动。


  当务之急是熟悉身体,暂时获得自保之力,然后听听眼前这个家伙到底有何目的。无论是声音还是内容,千手柱间都可以轻松的判断出,对方就是文书失窃的幕后黑手。


  陌生宇智波不清楚站在对面的攻略对象在眨眼之间已经换了内芯,他看到“宇智波斑”关闭了写轮眼,收敛了所有的攻击性,这让他心情一振,觉得自己刚刚的言语起到了良好的效果。


  “我感觉到了你的不甘心,为什么因陀罗的转世总要被阿修罗的转世压一头?所以我留下了石碑,那是实现梦想的捷径!只有最强大的宇智波可以完成目标,给世界带来真正的和平,彻底压过阿修罗的转世!”


  “……你是谁?”千手柱间听到石碑两个字,随即将警惕升到最高。他按耐住隐隐焦躁的心思,觉得许多云遮雾隐的线索一下子浮上脑海,正等待着被串联起来。


  “我?我是宇智波的先祖因陀罗大人留下的意志黑绝,在他死后由我保存他的尸体,在关键时刻引导因陀罗大人的后裔及转世,为和平奋斗,也为胜过阿修罗的转世而奋斗。我知道你在怀疑什么,不错,你就是这一代的转世,而千手柱间则是阿修罗的转世。”


  黑绝半真半假,用狂热而极具诱惑性的语气说道,根据他的观察,这一代的查克拉转世十分向往和平,个性却还是一如既往的争强好胜,用这两点作为诱导,对方十有八九会上钩。


  事实上宇智波斑早就上钩了,却不知道为什么在离村前夕又改变主意。


  黑绝试探性的道:“我已经是个死人,残存的阴之力用一点少一点,开启轮回眼的希望只能放在你的身上。条件我写在石碑上你应该看到了,为什么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动手呢?”


  千手柱间眯了眯眼,缓缓道:“你在监视我?”


  黑绝暗道一声不妙,它急忙补救道:“因陀罗大人的遗命就是帮助其后辈开启轮回眼,我也只是遵命行事,而且……您就是大人的转世啊,我只是想让您早日达成夙愿。”


  “是吗,呵呵。”千手柱间冷笑,对方是个寄居在尸体里的未知东西,以意志自居,那是精神体或者灵魂体的可能性居大,心中盘算片刻,他抬起手腕亮了亮那枚由木遁查克拉结晶凝聚成的手镯,不动声色的道:“这是火影用来监视我的道具,你既然可以附着在尸体上,换个住处也是可以的吧?”


  他堂而皇之的欺负对方不懂自己的木遁忍术,准备下个绊子暗算一下黑绝,探探对方的根底。


   


  宇智波斑拧眉看着九尾,这只尾兽在陷入沉睡后显得乖巧起来,褪去了暴戾,就像是一只超大型的毛绒玩具。他惦记着另一边的情况,勉强用断断续续传送过来的瞳力给予九尾暗示,让对方在睡梦中缩小为半尺大小,刚好可以搂在怀里。


  把九尾留下来万一黑绝故技重施,又打着掌控尾兽的主意可怎么办?宇智波斑还是第一次知道,黑绝竟然保留有因陀罗的尸体。但为什么不移植那双万花筒呢?难道说还有什么限定?


  心中疑窦纷纭,宇智波斑随手捡起九尾,准备穿过紫色光门前往另一处空间,那里是用瞳力制造的世界,介于真幻之间,比起他制造的幻术世界,这个世界要更为真实,因为它依附在现实世界上,具有一定的联系——这个门就是证据。


  宇智波斑等了十几分钟,流传过来的瞳力终于勉强可以打开一勾玉,借着阴之力爆发的瞬间,他迫不及待的纵身向前,成功带着九尾穿过光门。


  千手柱间正站在空间内一角,因陀罗的尸体平躺在地上,宇智波斑进来后就看到对方正在触碰因陀罗的眼睛,他下意识阻止道:“……别动!”


  但这句话有些晚了,随着紫色光芒大盛充斥整个空间,因陀罗的尸体化作飞灰,而那扇可供出入的门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您对火影大人真是情深意重呢,但是想要出去,必须开启轮回眼。下定决心吧,因陀罗大人的转世,您不想完成自己的理想了吗!还是说,区区私情就能困住你的手脚?”黑绝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宇智波斑循声望去,发现声音从那枚镯子上出现,他瞄了眼千手柱间,虽然自己看自己的“身体”有些不习惯,但他仍是猜到答案:柱间是故意的!


  千手柱间没有多说,只是道:“怎么换回来?”


  “写轮眼。”宇智波斑言简意赅,有黑绝在旁边,他和千手柱间都留了个心眼,话语简洁,没有暴露他们之间的秘mi。


  千手柱间闭上眼认真回忆之前开眼时的感觉,那种阴冷狂暴的查克拉直冲眼部经络的不适令人印象深刻。


  阴之力和阳之力的不同大概是来源,前者发于脑部,后者来于身体,摒弃多余的干扰后,千手柱间很快进入状况,主动调取沉寂在大脑的阴之力,将之输送到眼部,转化为瞳力。他的速度并不快,犹如蹒跚学步的小童,但胜在持久坚韧。


  宇智波敏锐察觉到这一点,他耐心等候传递来的阴之力慢慢增大,直到足以承担他的意志,重新将两人拉回幻术世界之中。


  宇智波斑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推断千手柱间都知道什么,但对方却一语不发,见状,他也只好闭嘴不言,做出冷淡以对的表情——万一柱间只是想诈一诈他呢!他不能自乱阵脚。


  而且……就算千手柱间知道一切又能如何?大不了彻底摊牌。


   


  顺利换回自己的身体,千手柱间轻轻活动了一下手脚,秒进仙人模式,立刻对查克拉手镯进行封印,将喋喋不休的黑绝声音彻底断绝。


  收拾完幕后黑手,千手柱间转过身,和距离他有三步远的宇智波斑对视。


  气氛猛然沉闷起来,带着风雨欲来的压抑。


  赤红的花纹出现在千手柱间脸上,让他少了平日里的温和,多了三分凶厉。宇智波斑的记忆里,每次出现这样的千手柱间,就证明对方处于极度认真的状态,玩笑全部放下,剩下的只有一往无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坚定。


  “……黑绝不知道我是谁,所以意外透露了很多‘我’本该知道的事。”第二个我指的是宇智波斑,千手柱间声音低沉,男人一旦压下嗓子说话,那种和善可欺的感觉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变得如大海般浑厚可怕。


  “比方说?”宇智波斑无动于衷,他当初为了引诱黑绝上钩,在过去这些天内,干了不少千手柱间不清楚但黑绝却能看到的“坏事”,为的就是让黑绝认为,他留在千手柱间身边另有所图。


  当然感情还是有的,这个不容易遮掩,有眼睛的人都能发现,宇智波斑也懒得收敛,就当给其他人一点错觉好了,比方说摇摆在理智和感情之间的宇智波,危险性和可用性俱存,既可以让千手扉间等人风声鹤唳、不得安生,也可以消磨黑绝的耐性,逼迫对方推波助澜。


  ——否则的话,万一宇智波斑真的被千手柱间打动,安安分分的留在木叶村不搞月之眼的怎么办?


   


  见宇智波斑毫不动容,简直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千手柱间简直要怒极反笑,他深吸一口气,全力保持冷静,沉着脸说道:“比方说,各种针对你的不利流言来自于你本人,比方说我和水户的婚约是你捅到大名跟前的,比方说你有意把窃取契约文书的罪责背负到自己身上!”


  宇智波斑不由叹为观止,黑绝这脑子,真是玩阴谋的一把好手,最后哪个他其实没来得及实施,没想到对方就根据一些蛛丝马迹猜到他的心思——除了察觉小川俊有被黑绝附身的迹象外,他确实用幻术给了对方一点暗示。


  但黑绝比他还着急,先一步盗走了真正的契约文书。


  在宇智波斑思索的时候,千手柱间欺身上前,与另一人只有不足十厘米的距离,他气息灼热,一团火在心底熊熊燃烧,烤炙的五脏六腑都仿佛移了位。


  “斑,你有很多事不愿意告诉我,我不会寻根究底。但是……你为什么要作践自己,糟蹋名声很有趣?让我和另外一个女人传绯闻很有趣?背负叛国罪名很有趣?!”最后三个反问一声比一声大,千手柱间几乎在宇智波斑耳边怒吼,震得对方耳朵嗡嗡作响。


  下意识的,斑想要后退一步,但他的肩膀已经被千手柱间的两只手臂牢牢禁锢住。


  初代火影喘了口气,声音又低沉下来,却比刚刚的狂风暴雨更加令人心惊,他冷笑着道:“开启轮回眼的条件是汇聚阴阳之力,斑,你很渴望我的力量吧?”


  宇智波斑微微蹙眉,他现在已经无法开口,千手柱间作为医疗忍者,对人的身体太了解了,轻而易举的剥夺了他说话的能力。


  ……这家伙想干嘛?


  宇智波斑心里翻滚着无数想法,却无法得出正确的结论,只能静观其变。


  千手柱间环顾四周,这个小世界有些亮度,像是一间空无一物的地下室。他想到黑绝的话,心底浮现出一个颇为兴奋的念头,他缓缓道:“既然只有开启轮回眼才能出去,而身体又是承载阳之力的基础,那日后,就用我的血肉喂养你吧。”


  被噎了个半死不活,口腔里满是血腥气,宇智波斑盯着千手柱间发亮的眼睛,苦于无法出声,只能在心里郁闷的想道:吃什么生肉!难道不是直接移植更加迅速吗?!


  他又不是野兽,好歹弄个七分熟吧!——就是不知道……熟了的肉块还有没有阳之力?


  千手柱间明显被宇智波斑的表情愉悦了,对于忍者来说,疼痛绝不仅仅是疼痛,起码他现在,被这腥咸的味道刺激着,一种扭曲的渴望渐渐自心底深处升起,让他蠢蠢欲动。


  他舔去宇智波斑唇角溢出的属于自己的血液,品尝过那味道后,又轻咬着啃上被血沾红而越发艳丽的唇。


  食髓知味,无法餍足。


  


  PS:后面的继续跳过,懒得写了。这篇文计划中的三辆车都过去了,只有第一辆是真车hhh

评论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