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

【柱斑】重逢 20

moxiruoling:

  目录


  20


   


  留书大致说明了一下情况后,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便连夜启程赶往火之寺。作为火之国最负盛名的寺院,火之寺香火旺盛,游客如织。


  为了保证大部分僧侣能够安心修行,不为外物所动,寺庙依山而居,分成三大部分。山脚的庭院作为迎客之用,山中腰的为僧侣居住地,山顶的则是禁地,火之国最大的祭坛便位于此处。


  祭坛用来封印各种作乱人间的妖物,这世上有没有妖怪已经难以考证,但是令人惊恐的怪物却是不少,对忍者来说,从小听到大的便是尾兽的传闻,这九只查克拉的聚合体,千年来偶有露面,但一旦出现,就会对人类造成极大的危害。


  千手柱间神情严肃,心事重重。


  宇智波斑知道对方是在担心九尾,这只最强尾兽最初便被封印在火之国,后来破封而出不知所踪,历史上曾经毁灭过三座较大的城池,被人们深深畏惧。


  一年前他们四处搜寻尾兽踪迹,火之寺的僧侣提供了不少信息,在抓到九尾后,因为千手扉间的阻挠以及千手柱间对自身实力的自信,九尾并没有留在木叶作为威慑,而是继续封印在火之寺的祭坛。


  这次封印术由千手柱间亲自加固,除非是宇智波斑这种程度的攻击力,否则的话坚不可摧。而斑一直处于千手柱间的视线内,没有机会也不可能去搞破坏。


  初代火影和火之寺打过不少交道,千手作为与佛有缘的忍者家族,私底下和寺庙其实有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联系,比方说宇智波斑就曾经意外得到一则情报——火之寺里最宏伟的木佛雕塑,其实是千手柱间“制造”的。


  据说之前也有一个差不多的,但却在漫长的时间流逝下损毁了。


  没有惊动普通僧侣,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悄无声息的掠过山腰,过了警示止步的石碑,二人跳下树梢,开始在山道上步行。


  临近祭坛禁地,火之寺的防御力量大大增强,除了僧侣们拿手的本事外,还有巫女的灵术、忍者的忍术等等一系列布置,贸然乱闯的下场只有被困住,如果再不识相乖乖留步等候发落,那接下来的就是攻击性的术,死活不论。


  宇智波斑当初抢走九尾靠的是须佐能乎,一路上不管什么手段只管横扫,堂而皇之的打破封印带走尾兽。现在他跟着千手柱间,简直可以用闲庭信步来形容,对方对祭坛的情况极其熟悉,左转右转半步不停,却并没有触动任何警报。


  凌晨的火之寺冷寂无声,唯有道旁不时出现的添水发出清脆的声响。山溪潺潺流下,这些被精心布置的竹筒错落有致,隐隐带着禅意,令人心神空幽、烦恼尽消。


  千手柱间突兀停步,他侧耳倾听,本来稍有缓和的脸色再次严肃起来:“斑,有情况,我们加快速度!”


  隔着幽竹丛林,一些不应该出现的异响隐隐传来,极其喧闹。


   


  二人飞快走过剩余山道,林木一空,眼前出现一个空旷的广场,青石板铺就,如今正有七名僧侣按照方位站定,围着广场中心的香炉施展神术。


  浅黄色的柔光时不时会黯淡些许,但很快又被支撑起来,像是在压制什么凶物。


  “远山主持。”千手柱间率先打个招呼,领头的僧人正对着他的方向,闻言当即欣喜不已:“您来的正好,请帮忙加固封印,让九尾重新陷入沉睡!”


  千手柱间当仁不让,急忙出手相助,宇智波斑在他身边站定,有些好奇的去看那个香炉。他当初一路从快,没有闲情逸致观察周围,毕竟火之寺距离木叶不远,要是被绊住手脚,等千手柱间赶至那就糟糕了。


  香炉造型古朴,看着金光灿灿,十分沉重的模样。檀香的气息像是已经渗入内里,远远便能闻到,令人神智一清。


  一刻钟不到,千手柱间拧眉道:“九尾过于活跃了,这不正常,远山主持镇守此地,近日可有什么发现?”


  “有。”远山肯定道,他继续保持手上动作,淡然道:“昨夜做梦,曾有一看不清楚面目之人发出预警,果不其然,九尾于今夜子时醒来,发生暴动。”


  千手柱间不由去看宇智波斑,男人若有所思,像是知道什么。在神社那夜过后,宇智波斑一下子变得神秘起来,有很多隐秘被藏在心底,再不会轻易向千手柱间倾诉。


  ……斑到底,想到什么?


  重重疑云令千手柱间心绪烦躁,他暗自念诵一篇经文平复心情,随即问道:“预警的详细内容,主持还有印象吗?”


  “他说,因陀罗的亡灵将于今夜子时寻回所有物。火之寺寺中所藏皆为与佛有关之物,唯有九尾不属此类,因此贫僧召集诸位师弟在此看护封印。只是……九尾虽然发生异变,却未见所谓‘因陀罗的亡灵’造访。”


  “主持有没有想过,所谓的因陀罗亡灵,已经先一步进入封印之地呢?”宇智波斑忽然插口,他嗤笑道:“既然非人,总要有些隐藏踪迹的手段,否则的话,怎么能够在诸位大师面前装神弄鬼?”


  “施主所言甚是。”远山主持看向千手柱间:“我与师弟还能坚持一段时间,能否请求火影进入封印之地,探查一二?”


  “……我和斑一起去。”千手柱间解除查克拉流,黄光大盛的封印结界重新变得黯淡。


   


  封印之地的出入口即为香炉,那上面的花纹别有玄机,在千手柱间拉着宇智波斑触碰到几个凸起的地方后,二人便觉一阵失重,再回神已经位于阴暗漆黑的山腹之中。


  宇智波斑有一瞬间以为自己回到了位于火之国边境的地下基地,同样潮湿的气味,同样不见天光的晦暗,像是被时光遗忘的角落,只有不被祝福的人在这里苟延残喘、虚度时光,为着一个荒谬狂妄的念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孜孜以求、不知疲惫。


  充斥在空间中、属于九尾的狂暴查克拉令宇智波斑从沉郁的情绪中醒来,没有打开写轮眼,他在此处同样无法视物,黑暗盈满所有角落,像是隐藏着狰狞可怖的怪物,将所有没入其中的人吞噬殆尽。


  山腹内极其阴冷,唯一的温度是千手柱间的手。


  宇智波斑下意识握紧对方,提在半空中的心慢慢落下,但那种空落落的情绪仍然萦绕不去,如同跗骨之蛆啃噬着血肉,带来酸痛麻痒的感觉,令人难得安稳。


  千手柱间察觉到宇智波斑的举动,他动了动手,原本交握的动作变换成十指相扣,指骨和指骨紧紧交缠在一起,像是五把锁将两人牢牢锁住。他微微偏头去看宇智波斑,但什么都看不到。


  ——要到何时,斑才愿意坦白呢?


  千手柱间不得而知,他只能全心全意的做好自己,用行动取得宇智波斑的信任。


   


  前进的路途并不长,没走几分钟,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便被一道淡紫色的门拦住。


  “九尾呢?查克拉的浓度变低了,我们似乎走错方向。”宇智波斑仔细打量眼前这扇门,借着这点浅淡的光亮,两个人终于能够视物。


  千手柱间制造出一只木质手臂,试探着碰触,这扇半透明的门极其坚固,在锤砸下纹丝不动,也不见明显的查克拉波动,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制造出的。


  宇智波斑打开写轮眼,这扇门的秘密终于露出一点端倪,阴之力缓缓流动,营造出特别的万花筒瞳术,将眼前的空间禁锢住,而门是唯一的出入口。


  ……因陀罗吗?


  宇智波斑心中揣测,石碑上有过记载,四战的时候大筒木羽衣也介绍过自己的长子,他对宇智波的先祖并非全然不知。


  正在两个人各自思索的时候,九尾的查克拉猛然从一侧爆发,一只张开的大嘴撕裂山壁探了出来,尾兽玉蓄势待发,下一刻就会剧烈爆炸!


  “木遁·皆布袋之术!”千手柱间反应迅速,扣住宇智波斑的手松开结印,庞大的木质手臂对准九尾的嘴巴呼了上去,将马上喷射的尾兽玉硬生生压了回去,并牢牢将那张嘴巴合拢。


  紫门光芒大盛,将站在跟前的两个人笼罩进去,一股强横的力道让千手柱间无法动弹,他勉强用余光去打量身边的男人,却发现宇智波斑被拉扯着后退半步,眨眼间就进入门户之内!


  紫门恢复最初的模样,像是一层透明的帘幕。


  阴沉的声音在山腹中响起,带着浓浓的玩味之意:“火影大人,你此刻是要去找寻宇智波斑呢,还是留下来处理九尾?”


  最坏的结果出现了,千手柱间心中恨极。


  见他没有答话,那个声音继续道:“其实……你的选择只有一个,因为这道门来自万花筒瞳术,没有瞳力的你,有什么能力迈入其中呢?”


  九尾发出一声闷哼,皆布袋之术被巨力撑出一丝缝隙,千手柱间急忙加大查克拉输出,将局势稳固住。他发现九尾金色的竖瞳映照出繁复的花纹,是他从未见过的万花筒图案。


  “你想要干什么?”


  “呵呵,你猜呢?”声音发出一声冷笑,但没有继续卖关子,而是提醒道:“你转头看看,你的爱人正在地狱受苦呢,忍心吗,初代大人?”


  千手柱间明知不该被幕后黑手牵引行动,但他仍是控制不住偏过头去——透过那道门,他隐约看到宇智波斑的身影在烈火中翻滚煎熬,仿佛正经受最酷烈的痛苦!


  ……目呲欲裂!


  千手柱间无意识用力,九尾发出一声哀嚎,他紧紧盯着光门,只觉一股前所未有的怒火与剧痛自脑海中爆发,眼前像是被什么糊住,有温热的液体蜿蜒而下。


  “……写轮眼!你一个千手为什么会开启写轮眼?!”幕后黑手发出不可置信的尖叫。


  千手柱间感受到潮涌的阴之力,从宇智波斑那里源源不断的输送过来,借助这点联系,他暴怒的情绪奇迹般的恢复平静。


  “你骗我,斑好端端的,只是被困住了。”千手柱间幽幽的道,却透出几分狂喜。


  


  PS:黑绝同志,惊喜吗?意外吗?hhh

评论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