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

死了才知道有儿子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番外五之一)

鱼扶:

这里是《死了才知道有儿子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第五个番外


讲的是耀流成长中那些有趣的事情


前文


完结文目录


(1)一个小生命


宇智波斑勉强撑着身子让自己坐起来,不顾才缝合好的切口,虚弱的伸出胳膊,从白绝飞的手里接过那个小小包裹。


襁褓里小小的一团皱巴巴的,紧紧的攥着小拳头,一嘟一嘟的往外吐沫沫。


似乎是察觉到父亲的气息,小家伙张开了小嘴巴,那颗早早发育的小牙在粉嫩的牙龈上露出一小点,让人忍不住想要去触碰它。


宇智波斑却没有初任父亲的鲁莽,从小照顾泉奈长大的他有足够的育儿经验,他的手掌上还未清洗的汗水和污渍对新生儿来说非常危险。他强忍着逗弄儿子的冲动,焦虑在心底升起。


这孩子怎么还不哭?


“乖,哭出来,把羊水呛出来就好啦……”宇智波斑将儿子从包裹里取出来,拖住儿子的小屁股,轻轻拍打后背。


然而小婴儿只是皱了下鼻子,依然没有动静。


宇智波斑慌了,这样下去真的可能出现生命危险!


他将儿子倒转过去,提着婴儿软软的小肉腿开始摇晃,并将在一旁手无足措的白绝飞叫过来,让他同时拍打儿子的脊背,刺激儿子尽快哭出来。


双重刺激下,一直不发一语的小宝宝啊了一声,然后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哭腔,那声音准确来说不是哭,倒像是努力呼吸空气的声响。


宇智波斑连忙抱好儿子,定睛向他的嘴角看去,发现那里有多出的水迹后终于放下了心里的大石头。


“你这个小家伙,真不会让大人省心啊……”宇智波斑爱怜的蹭了蹭儿子皱巴巴的小脸。


虽然现在这个小家伙看起来还像个小猴子,但宇智波斑知道,很快这个小宝贝就会变成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婴儿。


小宝宝感受到父亲的亲昵,晃了晃小拳头,啪的吐出一个口水泡泡。


宇智波斑心都快要化了,他轻轻握住儿子的小嫩手,目不转睛的吩咐道:“快将奶拿过来。”


白绝飞立马从一旁的桌子上将一直泡在温水里的新鲜羊奶拿过来。宇智波斑接过,先滴了一滴在手背上实温,感觉温度合适后,将奶嘴放到儿子嘴边。


小宝宝嗅到了奶的清香,连忙撅起小嘴含住奶嘴,吧唧吧唧的吸起来。


宇智波斑放松下身体,懒懒的靠在床背上,托着奶瓶的底部,温柔的看着这个融合了自己和柱间血脉的小家伙。


“你以后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呢?”宇智波斑轻轻的说道。


小家伙依然吧唧吧唧的咬着奶嘴认真喝奶,没有对父亲的话产生反应。


“你怎么跟你叔叔一样,喝奶时就是个小强盗,那么着急干什么?又没人和你抢。”说着抱怨的话,可宇智波斑的语气里却没有一丝不满。


黑暗的山洞里,只有一簇簇阵法火焰充当着热度和光源。阳光永远照耀不到这里,清风也与这里绝缘。


仿佛被世界遗弃一般。


“以后就叫你耀流吧,宇智波耀流。”宇智波斑突然道。


希望你能像旭日一样,让光耀流满人间。


 


 


(2)到处乱爬!


养过孩子的都知道,一旦小宝宝会爬之后,就要付出更大的精力来照顾他们。


就算是宇智波耀流也不例外。


父亲大人的床铺早已无法满足他,每当宇智波斑稍微出去一会后,回来时就能发现原本被他摁在被窝里的小家伙趴在床沿,吭哧吭哧的想要爬到地上。


“pa……pa……”小家伙看到宇智波斑黑着一张脸不仅不害怕,还伸出小胖手软乎乎的求抱抱,丝毫不知道自己对父亲大人造成怎样的困扰。


面对这么可爱的宝贝儿子,宇智波斑还能说什么呢?


“你就不能老实一会吗?”宇智波斑走到床边,撑着耀流的胳肢窝将他抱起来,假意拍了下他的小屁屁。软软的小屁屁非常有弹性,宇智波斑拍了一下后忍不住又拍了一下。


“嘎嘎……”宇智波耀流发出意味不明的声音,即使没有表情,但宇智波斑依然能感受到儿子身上冒出的傻气。


如果他能做出表情的话,现在肯定笑的和柱间那家伙一样吧。


宇智波斑心中一酸,就算对不老实的耀流有再多的抱怨也消失了。


他将儿子举到自己的眼前,看着他那双通体漆黑的大眼睛。


“不想在屋子里呆着吗?”


“嘎呀。”


“可是乱爬不行的哦,山洞的地面太凉,对你身体不好。”


“呀唔!”


“不,可,以,哦。”


“呀呀……”小耀流吐出一个泡泡,啪叽一声,泡泡碎了,口水溜了一下巴。


宇智波斑擦去儿子流出的口水,顺手又捏了下儿子的小脸蛋,哼笑道:“就这么想出去吗?”


“……pa父……papa……”宇智波耀流歪了下脑袋,扑腾着小腿,咿咿呀呀的说着刚学会的话。


“真拿你没办法。”宇智波斑叹了口气,将儿子抱在怀中:“话都说不利索就学会讨好了?嗯?跟谁学的?”


小耀流还不理解这么长的句子,于是又发出一些意义不明的音节来回应父亲大人的“质问”。


“那就让你跟父亲出去,但是你要记住——”宇智波斑的口气严肃下来,宇智波耀流感受到气氛的变化,乖巧的闭上嘴巴。


“要老实点,不许乱爬,不许打扰父亲工作!”宇智波斑加重了语气,表情也阴沉下来。


“嘎嘎呀!”


“……你这是算同意了吗?”宇智波斑额角滑下两道黑线,这不靠谱的样子……怎么和他爸一个德行?


“呀唔。”


“……行吧,我相信你一次。”


宇智波斑先将儿子放在床上,转身拿出一张尿布把耀流的粉粉小屁屁包裹好——省的他尿在情报室里——然后抱起儿子,走出了卧室。


宇智波耀流还是自睁开眼后第一次被父亲非必要性的带出卧室,他趴在宇智波斑的肩头,好奇的左右张望,时不时扭扭小身子,很快就不老实起来。


宇智波斑有点觉得将这个小家伙带出来是个错误的选择了……不过既然答应儿子相信他一回,就不能食言。


到了情报室后,宇智波斑将儿子放到桌边,戳了戳榻榻米,让儿子的注意力转过来。


“可以爬,但是不能爬到桌子上,也不能乱翻东西知道了吗?”


看到儿子应诺一般点点头,宇智波斑提着小心坐在小几前,翻开白绝们收集来的情报卷轴。


宇智波耀流老老实实的坐了一会,发现父亲大人埋头于文书之间不理他后,有些委屈的呀呀几声。


宇智波斑头也不抬,他提笔在桌案上的地图上画了一个圈,嘴里应付着:“嗯嗯,父亲在啊。”


小耀流又叫唤了几声,见父亲大人依然对他爱理不理,啪叽一声摔到了地上,然后眼巴巴的看向宇智波斑。


哪曾想宇智波斑只是向儿子瞄了一眼,然后继续翻看那些卷轴。


宇智波耀流不开心了。


不过他依然记得自己的父亲大人不喜欢吵闹的声音,他只是想要引起父亲大人的注意,而不是让父亲大人生气。于是他躺在地上滚了几下,一个翻身,爬了起来。


他绕着宇智波斑坐着的小几周围爬了几圈,然后找准一个机会,扒住了宇智波斑的衣服!


“嗯?”宇智波斑低下头,疑问的看着小耀流。


小耀流见这个方法有效,立马兴奋起来——当然他外表上是看不出来的。这个小家伙往前一拱一拱,竟然穿过了宇智波斑的胳膊,爬到了宇智波斑的胸前。


“……”


宇智波斑见儿子只是爬过来,便没有再管,再一次认真的看起了情报。


可耀流怎么会满足于此?


只见这个小家伙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子,抓住宇智波斑肩膀处的衣服,脚下用力,吭吭哧哧的爬上了父亲大人的肩头。


宇智波斑稳如钟,只是皱了下眉。


这点踢打对他来说还没有蚊子叮难受,虽然爬的时候有一点阻碍视线,但既然儿子愿意,也无所谓了。


小耀流第一次在父亲的肩头眺望周围,立马高兴的左爬右动,趴在宇智波斑炸炸的头发上晃来晃去。


宇智波斑本来没有当回事,但当他感觉到头皮有些凉意后连忙将儿子摘下来,头发立马传来一阵疼痛——果然,这小东西在吃他的头发!


宇智波耀流手心里攥着父亲大人的一缕发丝,小嘴巴咬住发端嚼来嚼去,见被父亲发现了也不慌张,呀呀叫着将头发拿出来低到父亲大人嘴边。


“我,不,吃!”


宇智波斑简直没脾气了,他抽了几下将头发从耀流的手里解救出来,然后又赶紧掰开傻儿子的嘴看看里面有没有残留的发丝。


幸好,以他的身体强度,就算头发也很有韧性,不是普通的毛发可比的。被耀流嚼了那么久也没有断,只是粘上了一滩口水而已。


丝毫不知道自己做出什么危险事情的耀流无辜的睁着大眼睛看着焦急的父亲,没心没肺的吐了个泡泡。


 


 


 


——————TBC——————


炒冷饭()


收集想要看的成长梗!

评论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