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

【柱斑】【扉泉】你说啥我听不清4 (abo)

零桑ang:

31


 


柱间的表情一下子阴沉下来,有那么一瞬间斑甚至不认识身上覆着的男人了,不过也仅仅是一瞬间罢了。他讽刺的嘲笑道:“怎么?你也想像其他的Alpha一样,像对待一个Omega一样对待我吗?”


 


柱间愣了一下,斑看着男人眼里的阴霾渐渐退去,Alpha的本能驱使他做些什么,让自己的Omega留在自己身边,甚至永远不要离开。可是他忍住了,他轻轻地拢好身下男人的衣襟,翻身躺回了床上。


 


如果斑执意离开的话,他想他并没有什么办法能阻止。他不可能强迫他,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结合,况且自己已经发誓遵循斑的意愿,这是当初一切开始的前提。


 


“可以,”柱间清清嗓子,“如果这是你的期望的话。”


 


斑诧异的转头看了看回复如初的Alpha:“我还以为你至少会挽留我一下。”他起身把衣服披好,光脚踩在木质的地板上。凉气顺着脚心一路入侵到身体的缝隙里,可是至少这能平静一下自己复杂的心情。理智告诉他自己应该离开了,可是本能却拖住他叫他留在自己的Alpha身边。


 


柱间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内心也曾有过挣扎,他拢了拢头发——不过这无济于事,它们还是不停地翘起来,从未贴服过,就像他的性格一样。他从未真正遵从过父亲岛田的意愿,也没有轻易被柱间动摇过。如果说小时候天真的梦想还曾经在他心中闪过几次火花,那么现在也早也随着战争慢慢磨平心中不切实际的期待。


 


32


 


斑就这样离开了。柱间只是静静坐在床上看着他离去,没有试图挽留过。他曾经见过斑修炼时不达到心中的标准决不罢休的坚持,也见过战场上毫不手软地对待Alpha,一旦一个宇智波下定决心,没有什么能改变他们的路。


 


山林间的小木屋是他的木遁做出来的,柱间回首看向这个充满了回忆的地方,也许有一段时间不会再回来了。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斑会回来找他的,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宇智波斑,他会让他自己回来的。


 


回到千手族地,泉奈已经被斑接走了。千手扉间神色平静的靠在门旁:“没想到大哥也有搞砸了的一天,宇智波斑刚才可是威胁了我很久,让我们以后再也不要去打扰他们兄弟两个了。”


 


柱间不在意地笑笑:“扉间你不用笑话我,与其担心我,不如好好想想怎么缓和一下你和泉奈的关系。”你真的舍得放手吗?后面的话他并没有说出来,看到弟弟的神色,他明白扉间已经知道他的顾虑。扉间和泉奈的事情他不再打算过问,那是年轻人自己的选择,不过如果他和斑能够重修于好,那弟弟们的事情也八九不离十了。


 


33


 


最近一段时间意外的和平,找宇智波一族出任务的贵族莫名其妙少了很多。斑不知道这到底算是好事还是坏事,可是属下报告千手一族的任务并未减少。难道说又是千手扉间动的手脚?明明之前已经警告过他了,几次三番惹火宇智波一族的族长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这天,雷之国附近的一个小家族投靠而来,想要加入千手和宇智波的联盟。


 


宇智波斑:???


 


“我宇智波一族从未想过和千手一族联盟。世人皆知我们两族的世仇,你未免太侮辱我们宇智波了吧!?”


 


“可是千手一族的族长千手柱间这段时间曾不止一次向各个忍族和各大国的贵族表示千手和宇智波要建立联盟,您不能因为我族势弱就欺于我们……”


 


剩下的话斑根本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好啊,我说怎么柱间那么轻易就让我走了,原来全在这等着我呢。没想到柱间也会玩这种手段了,不知道是不是死白毛给出的主意。他咬着牙从嘴巴里漏出几个字:“泉奈,送客。”


 


泉奈看着哥哥身后一片黑色的低气压和嘴角若有若无的冷笑,完了,哥哥都气笑了,不知道哪个倒霉鬼又要遭殃了。


 


34


 


“哈西拉吗!出来单挑!”


 


千手扉间淡定的墩了墩手里的文件,窗外宇智波斑又在拿着扇子摇啊摇。已经不知道是这段时间的第几次了,反正自从自家大哥先斩后奏以来,时不时宇智波斑就要跑到这里喊上几次。从最开始族人见到宇智波斑的惊恐,到现在处变不惊,他也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了。


 


“泉奈,吃瓜。”他递给霸占了自己半张办公桌看戏的宇智波斑亲弟弟一个果盘。最开始两个哥哥打起来的时候他们还都很担心,扉间看着宇智波斑往死里揍的气势愣是拽着泉奈不让他往前上。不过到现在两人已经学会事不关己地看戏了,因为他们已经分不清是真的在打还是他们特有的情趣。


 


不像柱间和斑之间如火如荼,扉间和泉奈的距离在黑长炸哥哥时不时“串门”的行为下慢慢拉近了。


 


泉奈盯着转来转去的白毛看:“你就不能好好坐下吗?”虽然平时扉间“毒舌”又“敷衍”,可是实际上他却一直很温柔。和他冷硬的外表不同,他的内心意外地火热。上次被哥哥接回去之后,他才慢慢反应过来,其实事情根本不是他自己想象的那样。自己总是先入为主地觉得扉间对他没有感情,可是信息素却不会说谎。不管扉间觉得自己掩饰的有多好,两人相结合之后信息素的交融已经把他深深藏起的感情暴露在阳光之下,可能现在只有扉间自己觉得他戏演得特别好吧。


 


泉奈笑眯眯地吃着瓜,坐在桌子上晃悠着,用脚轻轻踢扉间的小腿:“白毛,我饿了,你去弄点吃的。”他看着窗外自家哥哥卖力地挥舞着扇子,从最开始担心的不得了,到现在若无其事地支使扉间去做吃的,他就打算看看扉间到底到什么时候憋不住全盘托出。


 


至于怎么回应,那当然是“哥哥在族里替我找了一个新的伴侣”啊。


 


35


 


“千手柱间,我说过多少次了,别出去瞎说宇智波和千手一族要联盟!我们是不可能统一战线的。”他一拳重重地挥过去,擦着柱间的脸被他躲了过去。


 


“斑,你说啥我怎么听不太清呢?”


 


“别跟我装傻,我警告你,下次你再胡说八道我就跟你不客气了!”


 


柱间哼哈答应:“好的斑我知道了斑没问题斑。”


 


宇智波斑简直气到吐血,每次都答应的好好的,转身就像是什么也没说过一样接着在外面瞎说。也不知道这厚脸皮是怎么长的,脸不红心不跳一本正经地和贵族说什么想要建立忍村,偏偏他还不能和贵族翻脸,整个宇智波还等着吃饭,一想到族里最近渐渐也有反对战争的流派,他的火系魔法元素就要开始暴走。


 


直到两个人都筋疲力尽了,弟弟们才出来认领亲哥。柱间看着泉奈嘴角还沾着点心渣,扉间了然(死鱼眼)地冲他点点头,接过弟弟拿着的便当盒兴致勃勃地对宇智波斑说:“豆皮寿司了解一下?”


 


36


 


扉间:希望两位能走多远就走多远,保护族地人人有责。房子坏了大哥就以修房子的名义借机逃跑出去赌博,最后输的钱比重修房子要的钱还多。(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柱间学会了不花一分钱的木遁·三室一厅之术)


 


泉奈看着蛋糕上日益变薄的奶油和缩水的樱桃:我同意。


 


37


 


斑没有想到柱间一直没有忘记两个人小时候的梦想,不得不说他看到柱间一直为这个梦想奔走周旋,其实内心有过动摇。可是建立联盟又怎么样呢?没有千手和宇智波之间的对立,其他家族一定会转而对付这个过于强大的整体,谁也不知道结果会是如何,他不能冒这个险。


 


既然他说要和柱间分开,那就不会再后悔,即使现在身体难受的要死,他也不曾动过再去找柱间的念头。不顾泉奈的阻劝,他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布下几层结界,打算一个人度过这次发/情期。


 


他嘲弄地看着自己逐渐泛红的身体扯出一个苦笑,又不是没有经历过,没什么的。战场上受的伤都能忍下来,连发/情期都只能受本能支配,那他根本不配叫宇智波斑了。


 


即使历历在目的第一次发/情的生不如死,让忍界最强的他都感到恐惧和颤栗,他也不会退缩。


 


远处站在树顶的千手柱间眼神阴晴不定地看着设了结界的房子,宇智波斑,原来你宁可独自一人承受如此巨大的痛苦也不愿求助于我吗?


 


看来是我低估了你,也太高估了自己。


 


 


 


*斑斑柱间来找你算账了(不


 最近真的太忙了各种考试加上科研立项,后天还要答辩orz抱歉拖了这么久,大概大嘎都忘了之前的剧情吧,下章不出意外会是作者的破三轮车///

评论

热度(99)

  1. Lily然生 转载了此文字